德國憲法法院:歐洲央行部分違憲 限期作合比例評估
 

判決歐央行QE“部分違憲”,為什么德國法院誰都能管?

第一財經2020-05-07 作者:馮迪凡 高雅 李欣潔

德國聯邦憲法法院一項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判決,讓市場炸開了鍋。

當地時間5日,德國聯邦憲法法院直接挑戰歐洲法院(ECJ)權威,稱歐洲法院在授權歐洲央行(下稱“歐央行”)采取量化寬松措施時超出其職權范圍。

為什么德國聯邦憲法法院能挑戰歐洲法院權威,甚至還能管歐央行的事?

德國憲法法院認為,歐央行在大規模購買公共部門債務時,其行為整體合法,但部分違憲。德國憲法法院向歐央行提供三個月期限進行比例評估,要求其自證其購買2萬億歐元國債的合理性,否則未來德國央行將被禁止參與購債計劃。

值得注意的是,這一決定并不適用于歐央行最新的7500億歐元抗擊疫情計劃。不過,德國憲法法院的此次判決,給各歐盟成員國挑戰歐洲法院的裁決開了先例。

歐洲議會議員、比利時前總理韋爾霍夫施塔特(Guy Verhofstadt)認為,“如果每個成員國的憲法法院都開始對歐洲可以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給出自己的解釋,那就是(歐盟)結束的開始!

同濟大學德國研究中心、中德人文交流研究中心研究員朱宇方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德國聯邦憲法法院的本次裁決,被認為同時‘打臉’歐央行和歐洲法院!

德國法院判決QE“部分違憲”

2015年3月,歐央行啟動公共債券購買計劃(PSPP),截至2018年12月第一輪量化寬松(QE)結束,累計購債約2萬億歐元,其中大部分為歐元區國債。

伴隨這一輪購買計劃,一群經常批評歐盟的商人和學者提出訴訟:他們認為,歐洲央行在執行經濟政策時并不恰當。

朱宇方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2017年夏天,德國聯邦憲法法院就對歐央行的債券收購決策是否超出其權限存有疑義,法官們認為這一行為有可能違反了“禁止向成員國提供貨幣資助”的規定,并因此向歐洲法院提出了質疑。然而,后者最終在2018年的一項裁決中宣布歐央行的行為合法,給歐央行繼續開綠燈。

此次德國聯邦憲法法院就這一問題作出裁決時稱,歐洲央行的部分行為違憲,且不受歐盟條約支持,法官表決的結果為7:1。

對于德國法院的判決,第一財經記者梳理以下五點最值得注意:第一,德國法院裁定,德國政府和議會未能采取措施挑戰歐央行的決定。

第二,歐央行的QE計劃違反了其貨幣政策的比例原則,也沒有考慮到QE對經濟政策的影響。這意味著,歐洲央行超出了其職責,沒有充分考慮其貨幣政策決定的不利影響。

第三,QE并沒有違反政府對貨幣融資的禁令。

第四,德國政府和議會“有責任采取積極措施反對目前PSPP的形式”。

第五,除非歐央行在三個月內“采取一個可理解的、充分的新決定,說明PSPP所追求的貨幣政策目標與該項目所產生的經濟、財政政策影響并不是不成比例的”,未來德國央行將被禁止參與購債計劃。

朱宇方表示,德國聯邦憲法法院作出裁決的理由是歐央行的債券收購行為可能對德國經濟造成不利影響(但并沒有違反“禁止向成員國提供貨幣資助”的原則性禁令)。因此裁決歐央行的收購決策超出了其職權范圍,而德國聯邦政府和聯邦議院的不作為損害了德國《基本法》所規定的基本權利。

朱宇方解釋道,因此德國央行必須在三個月內說明歐央行收購行為可能造成的經濟影響,否則將不得再參與歐央行的收購。德國央行是歐央行最大股東,占股26%,在收購中所占份額也相應為26%。

這一判決對歐央行意味著什么

上述裁決出爐后,5日一度在市場上掀起較大波瀾。歐元對美元短線震蕩21個點觸高1.0925后迅速走軟,下破1.09大關至1.0824一線。

歐央行在當日的回復則十分低調,僅表示“歐央行注意到了德國聯邦憲法法院今天對PSPP的判決!睔W央行還表示,“歐洲法院于2018年12月裁定,歐央行正在其價格穩定任務范圍內行事!

如前所述,此次判決不適用于歐央行最新的7500億歐元抗擊疫情計劃(PEPP)。

朱宇方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德國憲法法院做出這個裁決是針對2015-2016年期間對歐央行收購歐元區債券所提起的四起訴訟,因此原則上并不直接與當前的疫情相關。而且歐央行除收購債券之外的其他救助措施并不是裁決的對象!

朱宇方認為,金融界對憲法法院的這一判決并沒有很大擔憂,因為歐央行對自己的行為通常都做過充足的評估測算,上述判決更多是一個“面子問題”。因此歐洲的金融市場也波瀾不驚。

荷蘭國際集團(ING)歐元區和全球宏觀首席經濟分析師布熱斯基(Carsten Brzeski)亦在最新報告中指出,此次決定與近期應對新冠病毒疫情危機的PEPP無關。

“一些人可能認為這是對PEPP的打擊,但在嚴重的經濟危機中,PEPP的比例性可能會比QE更少受爭議!辈紵崴够硎,“為此,我們將不得不給出一些時間等待歐央行的反應!

不過,“當經濟開始復蘇后,此裁決可能會成為歐央行在危機下一階段的一個真正問題! 布熱斯基認為,屆時PEPP和PSPP之間恐將洗牌,歐央行的行為可能會“從滅火模式”轉向“增長支持模式”,但目前的裁決讓這種轉變變得復雜起來。

德國法院憑什么能“管”歐央行?

這并不是德國聯邦憲法法院第一次“插手”歐盟事務。

2012年6月,德國部分歐元懷疑論者認為批準歐洲穩定機制(ESM)會增加德國經濟負擔的風險,因此他們向聯邦憲法法院提出緊急訴訟。ESM的生效需經占出資份額90%以上的國家批準,作為歐元區頭號經濟體和ESM的出資大戶,德國點頭是這個應對歐債危機工具生效的關鍵。同年9月12日,德國法院裁定ESM沒有違反德國憲法《基本法》。

2014年2月7日,德國聯邦憲法法院又就相關歐盟法的解釋及直接貨幣交易(OMT)購債計劃的合法性問題向歐洲法院提出了初裁請求。

在判決過程中,德國聯邦憲法法院特別指出,由于OMT計劃涉及德國財政收入和支出的決定權,對德國的社會經濟制度和生活形態具有塑造效果,這關乎德國的核心主權,必須為德國所保留。

西南政法大學行政法學院講師楊國棟在其論文《歐盟反危機措施的司法審查研究》中認為,在這一背景下,PSPP案也就“順理成章地”由德國法院所裁決。訴愿人不僅主張歐洲央行PSPP計劃違反了《歐盟運行條約》第123條的禁止貨幣融資條款以及《歐盟條約》第5條所規定的授權性原則。同時,與OMT案類似,訴愿人也請求德國聯邦憲法法院禁止德國央行參加這一資產購買計劃,并且德國政府和德國聯邦議會必須采取適當措施抵制該計劃。

楊國棟指出,歐央行的合法性在于,它是由各國民選政府所批準的歐盟系列條約所建立起來的歐盟機構。而德國聯邦憲法法院認為,成員國議會批準歐盟系列條約的行為構成了成員國法和歐盟法的連接之橋,而對于這一批準行為的司法審查權應當由德國聯邦憲法法院行使。

換而言之,歐洲央行雖不受德國法律約束,但德國央行卻受德國法律管轄,而德國央行又是歐洲央行的最大股東。

此外,楊國棟還表示,德國國家主權的優先性體現在2009年德國法院“里斯本條約案”判決中:德國的核心國家主權不可讓渡的概念不能經由任何與德國憲法不一致的歐盟立法或者對歐盟條約的修改來廢棄。換句話說,歐盟政策不能與德國的國家主權構成競爭。

對于德國聯邦憲法法院的裁決,歐盟委員會發言人馬默(Eric Mamer)則回應道:“我們要重申歐盟法律的首要地位,以及歐洲法院的裁決對所有國家法院都具有約束力這一事實!

文章來源:中國憲政網
發布時間:2020/5/18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關閉窗口】
 
捕鱼达人广告 辽宁快乐12开将结果 江西多乐彩登陆 上时时乐开奖号码 期货配资公司如何赚钱 河南11选五开奖号码 15选5百分百中奖技巧 什么股票配资 江苏11选5一定牛 精准马资料 河南11选5奖金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