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案審查典型案例
 

案例一:

天津市人大常委會審查糾正下級人大常委會關于將企業融資還款列入政府年度財政預算的決議決定

2016年2月,天津市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對XX區人大常委會2015年通過的《關于批準XX示范小城鎮農民安置用房建設項目申請銀團貸款的決議》進行了審查,初步研究發現,該《決議》同意由實體化公司作為融資主體申請銀團貸款,并批準縣政府將還款資金列入年度財政預算的規定,與預算法和《關于加強地方政府性債務管理的意見》《關于深化預算管理制度改革的決定》2個文件的規定不一致。經研究,法工委和財經預算工委一致認為該決議與法律、國務院有關文件相抵觸,應當予以糾正。經主任會議研究同意后,市人大常委會辦公廳向XX區人大常委會發出《關于〈關于批準XX示范小城鎮農民安置用房建設項目申請銀團貸款的決議〉的研究意見》,要求其對相關決議重新研究并作出處理。

在督促XX區人大常委會糾錯的同時,市人大常委會安排部署全市16個區縣人大常委會對2015年以來所通過的同類決議決定進行全面自查。經全面排查,又發現2個關于將企業融資還款列入年度財政預算和用財政專項資金為企業貸款還款的規定,與預算法、國務院有關文件不一致。

在天津市人大常委會的監督指導下,上述與預算法、國務院有關文件規定不一致的3件決議決定全部在2016年上半年由制定機關自行撤銷。

案例二:

上海市人大常委會審查處理下級人大常委會關于限定常委會工作機構組成人員資格的規范性文件

2019年,上海市人大常委會對XX區第十六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五次會議上修改通過的《上海市XX區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任免國家機關工作人員若干規定》(以下簡稱《規定》)進行了審查。審查發現,該《規定》第四條第四項規定:“工作委員會主任人選必須在區人大常委會組成人員中提名,副主任、委員人選一般在區人大常委會組成人員或者代表中提名,個別的也可以在熟悉該項業務的人員中提名”,即該文件對常委會工作機構組成人員的資格作出了具體限定。市人大常委會法工委認為,地方組織法對地方人大常委會工作機構組成人員的資格沒有明確規定,《規定》對此作出限定,是否妥當需要進一步研究。

市人大常委會法工委與人事任免工委通過召開專題會議、與XX區人大溝通等方式進行研究處理。經研究認為,常委會工作機構組成人員任免資格的確定,涉及常委會工作機構的體制機制問題,具有一定的政治性和敏感性。在地方組織法未作具體規定的情況下,區人大文件不宜明確予以限定。

2019年5月27日,XX區人大常委會會議修改了《規定》,刪除了相關限制性規定。

案例三:

重慶市人大常委會審查糾正本級政府有關戶外廣告位經營權公開出讓規范性文件

2011年4月,重慶市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對《重慶市戶外廣告位經營權公開出讓暫行辦法》(以下簡稱《暫行辦法》)進行了審查。審查認為,《暫行辦法》第七條“所有物業上設置戶外廣告在重慶聯合產權交易所公開出讓”、第十七條“戶外廣告位經營權出讓收入,扣除公開出讓成本后,由政府和業主按3∶7比例分配”的規定,與物權法第七十條、第一百三十五條關于業主享有完整物權的規定不一致,存在對私有物業戶外廣告的設置權、收益權造成侵害的情形。重慶市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多次召開座談會聽取市人大有專門委員會、市政府部門、市總商會廣告商會等方面的意見。 各方意見趨于一致后,及時與市政府及辦公廳溝通反饋,市政府根據溝通反饋的意見建議,暫停適用《暫行辦法》第七條、第十七條的規定。

2014年3月,重慶市政府通過決定廢止了《暫行辦法》。

案例四:

北京市區級人大常委會審查糾正本級政府關于規范共享自行車管理的規范性文件

2018年10月5日,北京市XX區政府報送給區人大常委會備案審查辦公室關于《北京市XX區人民政府關于規范共享自行車管理的實施意見(試行)》。區人大常委會初步審查后,將該文件交由區人大城建環保委審査;并同時將該文件委托聘請的律師事務所進行合法性審查。該律所于2018年12月17日提交了審查意見書,認為:文件中第四條第四項規定“公安XX分局負責對侵占、盜竊、故意損毀共享自行車以及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等違法行為進行查處”,與2017年9月15日北京市人民政府印發的《北京市鼓勵規范發展共享自行車的指導意見》第二條關于各方責任的規定中,明確“市公安局負責對盜竊、故意損毀共享自行車,以及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等,構成犯罪或者違反治安管理、交通管理法律法規的行為進行査處”的內容相抵觸,其中增加的“侵占”內容,與上位法不符,擴大了公安機關的職權。

2019年4月,城建環保委會召開委員會對報備的區政府文件進行了審查,并提出了審查意見。城建環保委會同備案審査辦公室向區人大常委會黨組匯報了備案審查情況。5月,區人大常委會第35次主任會議討論了城建環保委會同備案審査辦公室所提出的審査意見,建議由辦公室向區政府發函,要求區政府在收到審査意見書之日起六十日內,以書面形式向XX區人大常委會備案審查辦公室報送處理結果。

2019年7月,XX區人民政府回函:經制文機關XX區交通委提出,現申請將《北京市XX區人民政府關于規范共享自行車管理的實施意見(試行)》廢止。

案例五:

河南省人大常委會審查糾正地方“兩院”關于規范傷害案件傷情鑒定工作程序的規范性文件

2018年,河南省人大常委會法工委根據公民提出的審查建議,對省高級人民法院、省人民檢察院、省公安廳2014年出臺的《關于進一步規范傷害案件傷情鑒定工作程序的通知》進行了審查。經審查發現,該文件第三條關于“辦案單位可邀請司法機關的法醫鑒定技術人員及相關醫學專家共同對已經出具的鑒定意見及相關技術問題提出分析意見,分析意見可作為證據使用”,及第八條“人民法院對涉及鑒定的重大疑難傷害案件,可以聘請有專門知識的人進行會檢,會檢意見可作為證據使用”的規定,與刑訴法中有關證據類型的規定不一致。省人大常委會法工委按照有關規定向制定機關發函,要求說明情況并提供制定依據。同時,組織召開座談會,開展專題研究論證,廣泛聽取各方意見。隨后,召集省高級人民法院、省人民檢察院、省公安廳負責同志及相關部門主要負責同志,召開了審查意見通報會,督促制定機關研究整改。

2019年年初,省高級人民法院、省人民檢察院、省公安廳聯合印發《關于辦理傷害案件傷情鑒定有關問題的通知》,對相關規定進行了修訂,同時廢止了《關于進一步規范傷害案件傷情鑒定工作程序的通知》。

案例六:

山東省人大常委會審查糾正下級政府有關快遞網點管理規范性文件

2018年,山東省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對《XX市快遞網點管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進行了審查。審查發現,《辦法》第十八條規定,“快遞網點違反本辦法第十一條規定,收寄、分揀、存儲快件露天作業或者存在拋扔、踩踏、坐壓快件行為的,由郵政管理部門責令改正,可以對設置快遞網點的快遞企業或者分支機構處五千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處五千元以上一萬元以下的罰款”,該規定的適當性存在爭議。經研究認為,該《辦法》為快遞網點規定了禁止露天作業,禁止拋扔、踩踏、坐壓快件等義務,其用意在于規范快遞網點行為、保障快件安全,但保障快件安全是快遞合同的題中應有之義,因快遞公司行為不當造成快件損毀,并未損害社會公共利益,可按照合同的相關條款進行賠償或者采取訴訟、仲裁等救濟方式,以行政手段進行干預是不必要、不適當的。建議制定機關予以修改。

2018年11月,XX市政府根據審查意見對該規章作出修改。

案例七:

湖南省人大常委會審查糾正政府有關禁止燃放煙花爆竹管理規范性文件

2017年10月,湖南省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對XX市人民政府報送備案的《XX市城區禁止燃放煙花爆竹管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進行了審查。審查發現,《辦法》第九條規定,“對未經許可舉辦焰火晚會或者其他大型焰火燃放活動,或者獲得許可但未按照指定的時間、地點和燃放作業單位違反焰火燃放安全規程燃放的,由城管行政執法部門責令停止燃放,對責任單位處兩萬元以上五萬元以下罰款”。該條規定的執法主體與國務院《煙花爆竹安全管理條例》第四十二條關于違法行為處罰主體的規定不一致。另外,《辦法》第十條規定,“提供婚喪喜慶服務的酒店、賓館等經營者未履行告知、勸阻或者報告義務,致使在其市容環境衛生責任區內發生燃放煙花爆竹或者施放電子禮炮行為的,由城管行政執法部門對提供婚喪喜慶服務的酒店、賓館等經營者處以五百元以上一千元以下罰款”。國務院《城市市容和環境衛生管理條例》和《煙花爆竹安全管理條例》對該違法行為沒有設定行政處罰,《辦法》屬于超越權限增設行政處罰。省人大常委會向XX市人大常委會發函,建議其督促XX市人民政府盡快予以修改。

XX市人民政府根據審查研究意見對相關條款進行了修改,修改后的《辦法》由XX市人民政府法制辦重新報備。

案例八:

福建縣級人大常委會審查糾正本級政府關于因超生開除公職的規范性文件

2019年,福建省XX縣人大常委會法工委根據公民審查建議對該縣人民政府頒布的《XX縣貫徹〈福建省計劃生育條例〉實施辦法》(以下簡稱《辦法》)進行了審查。

經審查,XX縣人大常委會認為,該《辦法》系于1993年根據當時的《福建省計劃生育條例》制定的,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該文件符合中央文件精神和相關法律法規,是合法有效的文件。但隨著社會的發展,我國的計劃生育政策已進行了重大調整。《福建省計劃生育條例》歷經多次修正,根據2016年2月19日《福建省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修改〈福建省人口與計劃生育條例〉的決定》,現已全面實施兩孩政策,該文件與上位法律法規相抵觸,已經不再適用,應當予以清理。建議XX縣政府法制辦及時對《辦法》進行修訂。

2019年,XX縣政府法制辦已按照XX縣人大常委會的相關建議開展清理修訂工作。

案例九:

甘肅省人大常委會審查糾正甘肅省有關工傷保險事務的政府規章

甘肅省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對2018年報備的《甘肅省工傷保險實施辦法》(以下簡稱《實施辦法》)進行了審查。《實施辦法》第四條第二款規定:“在省社會保險經辦機構參加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的用人單位,跨地區、生產流動性較大行業的用人單位,其工傷保險工作由省社會保險行政部門管理,工傷保險事務由省社會保險經辦機構辦理。”國務院《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七條第三款規定:“應當由省級社會保險行政部門進行工傷認定的事項,根據屬地原則由用人單位所在地的設區的市級社會保險行政部門辦理。”審查認為,《實施辦法》有關工傷保險事務的規定與上位法不一致。甘肅省人大常委會法工委與省政府司法廳進行溝通。

2019年7月,省政府通過決定已作出修改。

案例十:

浙江省人大常委會審查糾正市政府關于房屋所有權轉移辦理公證的規范性文件

2017年9月,根據公民審查建議,浙江省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對《XX市國有土地上房屋登記辦法》(以下簡稱《辦法》)有關規定進行了審查。按照《辦法》第十四條,在贈與、分家析產、受遺贈、繼承等四種情況下,申請人在辦理房產過戶時,需要先辦理公證,繳納每平方30元標準的公證費用。物權法第十條規定:“國家對不動產實行統一登記制度。統一登記的范圍、登記機構和登記辦法,由法律、行政法規規定”。國務院《不動產登記暫行條例》第十六條對辦理不動產登記時應當提交的材料,分六類作了列舉式規定,沒有要求提交公證文書的規定。其他法律、行政法規也沒有房產過戶時應當提交公證文書的規定。審查認為,《辦法》第十四條的規定,違反了上位法的規定,增加了房產登記條件,增加了公民的義務和經濟支出,應當依法予以糾正。

2017年10月,浙江省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發出監督函,要求XX市人大常委會依法監督處理并報告處理結果。11月,XX市政府完成《辦法》糾正工作。

案例十一:

山西省人大常委會審查糾正省政府規章有關最低生活保障金減發或者停發的規定

2017年7月,山西省人大常委會根據公民審查建議,對山西省政府規章《山西省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實施辦法》(以下簡稱《實施辦法》)有關規定進行了審查。《實施辦法》第二十五條第一款規定:“在就業年齡內有勞動能力但尚未就業,無正當理由,兩次不接受工作安排或者兩次無故不參加社區居民委員會組織的公益性社區服務勞動的,可以減發或者停發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金。”國務院《社會救助暫行辦法》第四十五條規定:“最低生活保障家庭中有勞動能力但未就業的成員,應當接受人力資源社會保障等有關部門介紹的工作;無正當理由,連續3次拒絕接受介紹的與其健康狀況、勞動能力等相適應的工作的,縣級人民政府民政部門應當決定減發或者停發其本人的最低生活保障金。”審查認為,國務院暫行辦法關于“減發或者停發居民最低生活保障金”的適用條件明確而嚴格,必須滿足“連續三次”拒絕接受工作,而《實施辦法》規定,“兩次”不接受工作安排或“兩次”不參加“公益性勞動”,均成為“減發或者停發居民最低生活保障金”的情形,減損或者限制了公民依法享受最低生活保障金的權利。此外,《實施辦法》對于低保成員拒絕接受的工作是否與其健康狀況、勞動能力等相適應沒有明確規定,顯然與《社會救助暫行辦法》第四十五條規定不一致。

經山西省人大常委會主任會議研究后,山西省人大常委會向山西省政府提出應當予以糾正的書面審查意見。山西省政府在隨后的規范性文件清理工作中,對上述規章進行了廢止。

案例十二:

湖北省人大常委會審查糾正XX市政府關于勞動教養的規范性文件

2019年2月,根據公民審查建議,湖北省人大常委會對《XX市刑滿釋放人員和解除勞動教養人員安置幫教工作辦法》(以下簡稱《工作辦法》)有關規定進行了審查。湖北省人大常委會法規工作室按照有關規定,將該工作辦法送省人大監察和司法委員會審查。省人大監察和司法委員會于4月反饋了初步審查意見,認為《工作辦法》中關于勞動教養等相關規定與國家有關法律制度和政策不一致,應予及時廢止;部分內容難以適應安置幫教工作面臨的新形勢和新要求,急需進行修改,并附XX市人民政府辦公廳建議保留、修改該工作辦法的函。

5月,省人大常委會法規工作室對工作辦法進行專題研究,根據有關法律法規規定和各方面意見,提出審查研究意見:2013年12月全國人大常委會作出《關于廢止有關勞動教養法律規定的決定》。2014年12月省人民政府作出《湖北省人民政府關于規章清理結果的決定》,廢止了《湖北省安置幫助教育刑滿釋放、解除勞動教養人員暫行規定》。據此,《工作辦法》中有關解除勞動教養人員安置幫教工作的內容已無上位法依據。2019年3月13日,XX市人民政府辦公廳在回復省人大監察和司法委的函中提出,下一步在對《工作辦法》修改時擬將社區矯正人員列入安置幫教工作對象。根據立法法的規定,XX市人民政府在修改《工作辦法》時將社區矯正人員列入安置幫教工作對象,屬擴大適用范圍,超出其立法權限。根據立法法第八十二條關于“規章實施滿兩年需要繼續實施規章所規定的行政措施的,應當提請本級人民代表大會或者其常務委員會制定地方性法規”的規定,《工作辦法》自2004年2月施行以來,早已超過兩年,如需要繼續實施《工作辦法》所規定的行政措施,應由XX市人大或者其常委會制定有關地方性法規,但根據立法法第七十二條的有關規定,XX市人大及其常委會無此立法權限。據此,建議將該《工作辦法》予以廢止。

按照有關規定,湖北省人大常委會法規工作室將審查研究意見交由XX市人大常委會督促XX市人民政府糾正。經溝通,XX市人民政府于2019年6月廢止了該《工作辦法》。

案例十三:

云南省人大常委會審查糾正XX市政府規章有關自然保護區范圍界限確定等規定

2017年11月29日,云南省XX市人民政府公布《云南XX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并分別向云南省人大常委會、云南省人民政府、XX市人大常委會報送備案。云南省人大常委會法工委收到備案材料后,與省人大常委會環資工委、省政府法制辦進行了聯合審查。審查認為,《辦法》關于自然保護區范圍和界線的確定、核心區和緩沖區有關禁止性行為的規定等與國務院《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保護區條例》不一致;個別條文語意表述模糊,不利于自然區保護;對個別禁止性行為處罰的規定缺乏上位法依據。發現問題后,云南省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及時與XX市人大常委會溝通,形成一致處理意見,建議由XX市政府對《辦法》進行修改。

2018年9月30日,XX市政府向社會公布了修訂后的《辦法》。

案例十四:

西藏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審查糾正本級政府規章關于不當扣除村民委員會成員報酬的規定

近年,西藏自治區人大常委會法工委對自治區人民政府制定的《西藏自治區陸生野生動物造成公民人身傷害或者財產損失補償辦法》(以下簡稱《辦法》)進行了審查。審查發現,《辦法》第二十三條“村(居)民委員會負責人弄虛作假或者不依照本辦法規定向鄉(鎮)人民政府、街道辦事處報送申請補償表的,扣除國家給予的6個月的報酬”的規定有失妥當。經研究,法工委認為,該規定存在以下問題:第一,從權利和義務的對等性來看,村民委員會獲得報酬是由于履行了村民委員會組織法中規定的工作職責,而損害補償的相關工作是協助政府所做的工作,不宜以協助工作中的失職而扣除其履行村委會成員職責所獲得的工作報酬。第二,公務員法第七十八條規定,“任何機關不得違反國家規定自行更改公務員工資、福利、保險政策,擅自提高或者降低公務員的工資、福利、保險待遇。任何機關不得扣減或者拖欠公務員的工資”,可見,法律明確保障國家公務員獲得工資不被任意克扣的權利,村民委員會成員作為村民自治組織,在協助從事公務時,參照適用公務員的相關規定,村民委員會成員獲得報酬的權利也應當獲得類似的保障。第三,村民委員會的一切活動依據是村民委員會組織法,其中并沒有涉及扣除村民委員會成員補貼的內容,地方政府規章直接規定此項內容有失妥當。建議制定機關對該辦法進行修改。

制定機關已按照自治區人大常委會的有關建議,對《辦法》進行了修改。

文章來源:中國憲政網
發布時間:2019/12/13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關閉窗口】
 
捕鱼达人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