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裝閘機—校園新規引熱議
 

“十一”期間,中國人民大學(以下簡稱“人大”)在各個校門加裝了閘機,將對進出人大校園的人員進行身份核對,對進出人大的電動自行車也將進行限制。此措施的實施引起了人大校內人員的關注,大家對其利弊影響的分析也各不相同,師生及居民對于“門禁”制度的實施也存在著諸多顧慮。“門禁”制度到底是怎樣的?此制度該不該實施?校內人員的顧慮又應該如何化解?

開放校園,治安混亂

“沒有門禁的時候總有奇奇怪怪的人到校園里,女生被騷擾的事件很多,我的宿舍樓就在東門門口。”正如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2018級本科生叢沐萱所說,由于中國人民大學以前是完全開放的,經常會有校外人員進入,其中難免會有居心叵測的人。據了解,20181020日晚上十點半,東風六樓的女生宿舍就曾混入一名醉酒男子,對女生進行騷擾,雖被宿管阿姨及保衛處及時制止處理,也反映了開放校園帶來的安全隱患。

除此之外,開放型校園還使得校園內的電動車、汽車較多。由于校園路口沒有紅綠燈,很多車輛高速行駛,影響了校園內的交通安全,其他高校就曾出現過外賣電動車在校園內發生安全事故的先例。海南大學就曾出現過外賣電動車在校園內不按規定行駛、“外賣小哥”邊打電話邊騎車造成的校園交通事故,甚至出現了外賣騎手撞上大學生造成重傷的情況。截止到今年5月,海南大學已經處理了5起類似的校園交通事故。

外校措施,提供借鑒

不僅是人大,很多其他的高校也在校園進出制度方面有著不同的措施。

中國農業大學沒有設置“門禁”設施,談及這種措施的利弊,中國農業大學社會學系2019級本科生趙初樣(化名)說:“這樣一來既方便了周圍居民的生活,也為我們的校園增添了多樣性,讓我們更加生活化。可是也帶來了一些問題,比如大爺大媽在操場遛狗,熊孩子在我們限時打卡跑步時到處亂撞,還有好多孩子在圖書館下的廣場玩,影響我們學習,以及每天人超多的食堂,都帶來了一定的安全隱患,對生活產生了一些不便。”

北京大學有較為嚴格的校園準入措施,對學生卡進校門有比較嚴格的把控,近期也在對人臉識別系統進行試點。北京大學哲學系2019級本科生王蕾說:“安裝門禁肯定是為了提高校園的安全性。”她也提到每次短時間出去取快遞回來還要查校園卡略有一點麻煩,不過最近更新的人臉識別系統改進了這一點。

在非本校學生的進出問題上,清華和北大兩所學校的措施較為相似:非本校人員出示身份證即可讓本校學生帶入,如無認識的本校學生,則需通過官方預約;外賣配送人員可進入校園,將外賣送到宿舍樓下。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工商管理系2019級本科生張點點(化名)說,與學校有合作關系外的其他的外賣公司和快遞公司都不能入校。“一般取外賣都是去柵欄那邊,外賣小哥在外面,你在里面通過柵欄取。快遞也是這樣,沒有合作的快遞公司只能在校門口等同學們來取件。”

“門禁”利弊,眾說紛紜

很多受訪者尤其是在校同學認為沒有“門禁”的校園存在較大的安全問題,飛馳的外賣電動車、摩托車等極大地增加了校內的安全隱患。安裝閘機以后可以減少這些安全隱患,同時一定程度上也能減少外來人員,降低人雜事多的風險。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師葉傳星說:“快遞、外賣等部分電動車進校園確實造成了秩序的紊亂,學校有管理校園秩序的權利和義務。這(安裝閘機)主要是為了維持校園安全和教學秩序。”同樣,一位居住在靜園的退休教職工也說校門處安裝閘機可以減少居民樓內外來人員的進出,使自己的生活環境更加安全。而居住在人大附近的苗先生認為安裝閘機是為了學校的安全,為了正常進出校門的人員的安全,是可以理解的。

除了安全問題外,開放型校園也使得校園內的人流量較大,公共管理學院的劉老師認為不封閉的校園內有很多設施被占用,給學校帶來的成本負擔很大。在校門處安裝閘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控制進出校園的人流量,減輕學校的壓力。

而在采訪過程中,我們也聽到了不同的聲音。

靜園居民屠淑冠(化名)女士認為安裝“門禁”會不便于她的三輪車進出校園。她還說其他學校的校園內沒有居民,隔離后干凈又安靜,而我們的校園內有居民區,居民家里來了客人也不能不讓進。居住在靜園的其他老人也認為由于年紀大了經常忘記東西,找不到卡,安裝閘機很不方便。除此之外,居民區大多數房屋都已出租,安裝閘機不能夠兼顧住在校內卻不是本校人的租客們。

從學校風氣來看,老人們表示大學本來就應該向大眾開放,每個人都有獲得知識的權利。安裝閘機一定程度上會使校園變得封閉,不利于校外人員自由出入聽講座,有損大學的精神;另外,人民大學應該是人民的,開放的校園更能為市民提供便利,也彌補了周邊沒有公園的缺陷。而對于來人大旁聽的學生群體來說,“門禁”也無疑給他們進校旁聽造成阻力。一些老師也表示,校園應該是對公民開放的,高校應該成為科普宣傳的基地。

人大除了是一所大學,還是一個供人參觀的景點。市民張女士常把人大校園當成公園帶孩子來玩,對“門禁”一事,她表示不解:“我覺得安裝門禁對我們還是有一定影響,這一片沒什么公園,大學這里還能讓孩子運動一下。”

另外,同學們普遍關注的外賣也成為“門禁”所能影響到的主要方面。受訪的多位同學都表示安裝“門禁”會對同學們點外賣造成不便。

外賣送餐人員騎電瓶車進入校園

官方回應,答疑解惑

據了解,各校門安裝的閘機具備人臉識別功能,其運作模式是:已在學校數據庫中的教職工和學生進入校園只需經機器識別即可;其他流動人員需要刷身份證入校。據保衛處副處長邵澤開老師介紹,作為開放校園的第一道安全關口,設置人臉識別系統的閘機,確保人員出入留痕,應該可以為學校增加一道有形的安全屏障和無形的心理防線。同時,閘機的設置已經充分考慮了各類人群的出入需求,制定了相應的解決方案,不會給廣大師生和其他校內外相關人員的正常出入帶來不便。”而針對“門禁”一詞,保衛處副處長楊殊說:“‘門禁’一詞未必準確,應該說是基于人臉識別系統的校門管理,我們是為了達到‘出入留痕,管理有序’的目的,并不是禁止外校人員入校,正常的參觀、交流都是可以的,只要出示相關證件即可。”

同時,從1028日起,未懸掛中國人民大學校園電動自行車通行證的電動車不允許入校。而針對大家關心的外賣問題,邵澤開老師解釋說:“我們不是禁止外賣進校,只是禁止外賣電動車在校園內飛馳。”考慮到此措施會帶來的不便,學校開放了西南門,保證每一個宿舍樓區附近都有校門,送餐人員可以在門口停放電動車,然后步行或騎自行車送至指定地點。

而對于大家關于個人信息泄漏的擔心,楊殊老師說會有嚴格的流程來保障師生的隱私:“我校師生可以利用學校現有的人臉圖片信息,不需要重新采集;其他人員包括后勤集團、明德物業、文化科技園員工,保衛處將與其人力資源部門對接,校內居民將協調居委會集中采集。校內老人如需要子女經常探望,可持相關關系證明為其子女采集人臉信息,租戶則根據租房合同和期限做相應處理。學校對所有個人信息嚴格保密。任何人如果需要調閱相關視頻監控信息和查閱人臉信息都需要履行相關手續。”

此外,楊殊老師還表示,保衛處對加強校門管理一事做了大量準備工作。處領導多次帶隊到兄弟高校調研,同時嚴格按照學校決策程序進行,委托校工會征集教代會教師代表意見,征集各學院、各部門的意見。絕大多數教職員工都是支持的。楊殊老師說:“希望老師和同學們能夠意識到開放和封閉都是相對的,我們的確是面向社會開放的大學,但是開放也不是無條件的。合理有序的管理能夠讓我們的校園更加安全,也有利于全體師生共建和諧美麗的校園環境。”


文章來源:中國憲政網
發布時間:2019/10/24
 
分享到: 豆瓣 更多
【打印此文】 【收藏此文】 【關閉窗口】
 
捕鱼达人广告